法治新闻
您当前所在位 首页 > 法治聚焦

盗采玄武岩破坏生态 投资治理反被套路

发布者:法治新闻日报 日期:2021-11-24 点击数:

法治新闻日报(记者陈狄)北京报道:本社接到赤峰市克什克腾旗芝瑞镇兴华村多名实施无主玄武岩矿山综合治理,“废渣处理定点加工厂”业主的联名曝料:称其被福瑞矿冯艳伟、磊鑫矿业任岐伍以招商引资模式引进所建废渣处理碎石加工厂,因二位矿主越界开采,盗取国家矿业资源、偷税漏税、越界开采,破坏林草地等违法行为,造成废渣碎石加工厂遭强行关停,致废渣处理投资者血本无归,一贫如洗。    盗采玄武岩破坏生态投资治理反被套路 ——来自赤峰市克什克腾旗芝瑞镇违规盗采玄武岩的记者调查(图1)盗采玄武岩破坏生态投资治理反被套路 ——来自赤峰市克什克腾旗芝瑞镇违规盗采玄武岩的记者调查(图2)

磊鑫矿任岐伍偷挖现场

2018年8月2日,克什克腾旗人民政府颁布“克什克腾旗无主玄武岩矿山综合整治实施方案”,“废渣有效利用与矿山综合治理相结合,坚持边利用边治理的原则,旗人民政府无主矿山治理的主体,具体由采矿点所在地人民政府组织实施,以公开挂牌的方式,确定采矿点的治理主体,治理主体在取得治理权和废渣生产权后,要严格按照治理方案要求进行治理,所需费用由治理主体承担。”;文件中8项中明确了“废渣的处理”。实际曝料人是被中标的治理主体(本地人称山主或矿主)2019年招商引资来的投资废渣处理的碎石联合体,由“中标的治理主体”者收费帮助办理了相关的手续。

2019年、2020年、2021年分别建碎石加工厂,向矿主缴纳了巨额的购废渣费2019-2021年废渣利用被“中标的治理主体”套路,要想获得废渣处理就必须无条件的进行综合治理。2021年9月14日克什克腾旗人民政府会议纪要,“会议原则同意对存在违占草原问题的9家(其中6家还存在越界开采问题)玄武岩矿山企业,依法解除芝瑞镇政府与其签订的地质环境治理合同,坚决依法予以关停”;接着就是镇政府通知并告知碎石加工厂自行拆除设施设备,并拉闸断电、断水全面停止废渣处理。10月28日进行强制拆除。此时还有磊鑫矿业任岐伍引进的正在建设中的碎石厂,也不得不流泪而停止了。投资曝料人是废渣处理者,是“中标的治理主体”嫁接“无主矿山治理主体”招商引资来的投资人,他们是举全家甚至全家族的巨额资金来进行投资“废渣处理”的,结果面临巨大资产资金被招商引资欺骗。们并没有参与破坏草原也没有越界开采,更没有参与盗采矿产资源,如此违法犯罪行为都是“中标的治理主体”者矿主在实施,一边是在投资与治理,一边是夜以继日的盗采滥采资源。这些矿主或山主是治理主体实施者,他们嫁接政府实施这个方案,投入可退还的区区的治理保证金而获得了巨大的玄武岩石采矿权。在不具备采矿的前提下而利用治理实施方案进行大量采矿,非法获取了巨额利益 ,实质就是违法。

2019年开始投资建碎石加工线没有任何一个相关职能部门来令停工停建,批准认定为“中标的治理主体”实施治理中进行采矿,事件中没有政府职能对投资与参与治理者进行综合评价。若当时认定不合理不合法也不会参与投资政府许可的“废渣处理定点加工”。违占草原问题的9家(其中6家还存在越界开采问题)的处置很不合理,没有对违法违规者进行认真详尽的调查,也没有进行勘查勘探。“中标的治理主体”擅自超越批准治理区面积采矿,面积数量巨大,已经涉嫌非法占用林草地与盗取国家资源罪。旗自然资源局、旗自然资源综合执法局与综合整治工程领导小组以行政处罚掩盖刑事处罚,大事化小并没有追究当事人的责任,也没有上报司法机关;这里不单单是占地还有资源的盗采,严重破坏土地资源构成刑事案件立案要件规定;对国土资源的行政执法超越权限、处罚不当、降格处理、以罚代刑等问题。三年来,“中标的治理主体”屡犯以罚代批,隐藏遮盖涉嫌刑事犯罪的事实,使违法犯罪行为继续实施。在巨大的利益驱动和强大的保护伞下,从2021年9月14日关停后至今不断进行开采,集中时间段开采然后用黄土掩埋,晚上装车出售,个中猫腻可想而知。对玄武岩开采没有采矿许可的几年就没有进行督察执法,时至今日也只是关停了“废渣处理”,“蒙古黑”玄武岩的柱石开采并没有被真正停止。     盗采玄武岩破坏生态投资治理反被套路 ——来自赤峰市克什克腾旗芝瑞镇违规盗采玄武岩的记者调查(图3)

福瑞矿冯艳伟偷挖现场

根据上述的情况反映,围绕克什克腾旗芝瑞镇的挂靠治理工程而实施采矿近三年时间以来,涉嫌无证采、越界采矿等违法违规行为已经涉嫌非法采矿、非法占用林草地、破坏土地资源,或许涉嫌偷税漏费等行为,并没有得到相关部门的处理,反而只是针对 “废处理加工所谓的违法占地进行处理,地方政府与职能部门加强和改进矿资源执法工作中有执法不严,违法线索核实不认真,没有依法依规认定违法行为存在执法宽松软的渎职行为为此,派记者对克什克腾旗无主玄武岩矿山综合整治实施方案”在芝瑞镇的实施开采治理玄武岩矿资源等事宜展开调查2021年10月21日,记者到达克什克腾旗芝瑞镇与兴华村二组。大发山中的现场,此时有四处挖机在作业。有的在挖黄土淹没挖出的玄武岩柱石,有的正在挖掘玄武岩,有的在回填。

据知情人透露:入口处是冯姓矿主的矿,面积最大,生产也有三年了。缴纳了治理保证金大概是800-900万,挖采面积超过一平方公里,是中标的治理人之一。投资废渣处理与综合治理的是居张碎石加工厂、许英迪碎石销售中心;再就是任姓矿主的矿,面积也不少,生产有二年多了。缴纳了治理保证金大概是100万元,是中标治理人之一。投资废渣处理与综合治理的是石泰碎石加工厂、霍某某正在建设而停止的碎石厂;再往后是孟姓矿主的矿,面积也不小,也是中标人之一,正在治理中。                        盗采玄武岩破坏生态投资治理反被套路 ——来自赤峰市克什克腾旗芝瑞镇违规盗采玄武岩的记者调查(图4)盗采玄武岩破坏生态投资治理反被套路 ——来自赤峰市克什克腾旗芝瑞镇违规盗采玄武岩的记者调查(图5)

                                                                                                                                                                                                                                                                                                                                                                                                                                                                                                                  磊鑫矿任歧伍偷挖偷运玄武岩矿石


               盗采玄武岩破坏生态投资治理反被套路 ——来自赤峰市克什克腾旗芝瑞镇违规盗采玄武岩的记者调查(图6)                   磊鑫矿任歧伍偷运玄武岩矿石

有位现场的知情人表述:居张碎石加工厂投资两年多来,向冯矿主缴纳承包废料费100万元、各种办理手续费2万多元、土地复垦治理投入300多万元,建厂投资450万元;许英迪碎石销售中心,二年来向冯矿主缴纳承包废料费200万元、各种办理手续费2万多元、土地复垦治理投入200万元左右,建厂投资800万元;石泰碎石加工厂,二年来向任矿主缴纳承包废料费160万元,建厂投资760万元;霍姓投资加工厂投资,向矿主缴纳承包废料费55万元、架设电力投入157万元,建厂设备投资450万元,现在正在建设也被政府叫停。

记者调查“综合整治治理工程是中标者投入技术与人力、设施设备、劳务进行费的,怎成为缴保证金进行无偿治理呢?他们是原生产矿主?废渣处理也是再利用项目,为何必须向无采矿许可手续的矿主缴纳购非矿渣费用呢?

知情人反映“这是政府为了达到治理目的而采取的玄武岩矿石的治理权变为采矿权的方式。设计的都是7000-8000万的治理费,是卖矿石获得资金而进行治理。可是治理是由碎石厂投资者进行治理,这些矿主都是采矿人。中标是在芝瑞镇政府主持下中的标,具体有没有要求治理资质不得而知

新闻焦点“违占草原问题的9家(其中6家还存在越界开采问题)玄武岩矿山企业,在治理区采矿什么机构在监管?治理区外的越界开采是如何认定的?非法开采的面积、开采数量、开采的矿石销售收入是如何统计与收费的?

关于中标的治理区开采,在《玄武岩矿山地质环境综合治理合同》中,明确了治理期有采矿权,治理结束后放弃采矿权。这个综合治理合同就是一个违规合同,没有采矿权许可行政单位作出的采矿权许可就是行政违法行为。合同中第七款乙方权利与义务中第6条明确规定“治理过程中产生的成品石材不得在克旗境内销售”。这部分所谓的采矿权数量是无从核定的,销售收入也就不需要缴纳任何税费。关于越界开采,这里没有对具体面积、开采数量、销售收入进行勘察与核定的,要粗略一算冯、两位矿主也是超30亩的,数量数额也是巨大的。我们这里只是在8月30日对高某某刑事处罚,其他人还没有。

非法违法采矿我行我素;用治理工程来掩盖违法的采矿,旗、镇政府无权确定的采矿许可而利用综合治理的合同就无序地掠夺国家矿山资源,淹了与世隔绝的山体。投资废渣处理的投资人成为“生态优先、绿色发展”要求的被处罚替罪羊;超范围、超面积、超数量治理中标者,滥采盗采却把国家对资源的有序开采置若罔闻于法治之外。政府2018年出台的“克什克腾旗无主玄武岩矿山综合整治实施方案”是一个规范性的地方政府文件,这个文件出台前草案是否经过公示征求意见?是否经过法制办等相关法律部门经过审核审定?《玄武岩矿山地质环境综合治理合同》中明确了治理权就获得治理中的采矿权,并且明确了成品玄武岩矿成品不的在克旗境内销售,这个标准格式合同是否经过法制法律部门的审核?镇政府又主导了招投标与合同的签订,也就在规范性文件下的不严谨甚至不合法,造就了虚假治理真实采矿的结局,也造成废渣处理投资人作为替罪羊的结果这种资源换治理,以治理换资源是资源领域产生腐败的土壤难道职能部门不知情?纪检监察不知情?村民群众与社会各界人士都一目了然。从这些事实与数据不难看出滥采与盗采的可耻行径,为什么对此违法行为不进行清算?为什么还能够偷偷继续生产?

更为离奇的是:福瑞一矿矿主冯艳伟打着自然资源局刘局长和石局长的名义,以治理为由,没有通知物主居张,私自将居张的几万吨砂粉用黄土埋掉,后于居张报警后停止部分掩埋。总体经济损失达几百万元之多。             盗采玄武岩破坏生态投资治理反被套路 ——来自赤峰市克什克腾旗芝瑞镇违规盗采玄武岩的记者调查(图7)

盗采玄武岩破坏生态投资治理反被套路 ——来自赤峰市克什克腾旗芝瑞镇违规盗采玄武岩的记者调查(图8)


                     福瑞一矿冯艳伟掩埋地一                               盗采玄武岩破坏生态投资治理反被套路 ——来自赤峰市克什克腾旗芝瑞镇违规盗采玄武岩的记者调查(图9)盗采玄武岩破坏生态投资治理反被套路 ——来自赤峰市克什克腾旗芝瑞镇违规盗采玄武岩的记者调查(图10)

                                                               

                                                                                                                                                                                                                                                                                                        福瑞一矿冯艳伟掩埋地之二     

                                                                                            综上所述,记者对于曝料人所反映的保护国家资源、保护生态、无主玄武岩矿综合治理中的废渣处理等事宜高度重视,希望克什克腾旗政府芝瑞镇政府,旗自然资源局等职能部门认真细致地进行督查、稽查。

关注民生,切实的以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认真贯彻党的十九届五、六中全会精神,在碳达峰、碳中和的硬核标准下,为民办实事办好事,让绿水青山变为金山银山,为投资生态治理者亮一盏绿灯,解决好民生问题,还事实以公道,别再寒了百姓心!

本社将对该事件进一步跟踪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