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新闻
您当前所在位 首页 > 民声广场

卸磨杀驴 鸟尽弓藏

发布者:小编 日期:2021-10-12 点击数:

法治新闻日报(记者文明)北京报道:2021103日记者收到四川绵竹市民何述成的报料:反映四川仟坤建设集团董事长谢世千勾结单位财务人员董川浪盗取自己账户资金590万。


据何述成介绍:我董川浪皆系四川仟坤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正式职工,我在公司长期担任工项目经理等职务,董川浪是公司的财会人员,根据公司的要求我曾将自己的身份证和绵竹农村信用联社开立的银行存折一张一并交与公司财务人员代为保管。


20199月,仟坤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何述成因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理过程,发现董川浪在何述成毫不知晓的情况下,通过仿冒何述成本人的签名,并在信用联社相关工作人员配合下,201573私自何述成的银行户中转出人民2900000.00元(一笔1800000元,一笔1100000元)并于20151013日又在何述成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采取与上列相同的方式,私自从何述成的银行账户取出现金3000000元。案发后,何述成通过给董川浪打电话的方式催要以上被盗取款项,均无果。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罪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将盗窃罪定议为: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董川浪在我未经允许同意毫不知晓的情况下,盗取我何述成银行账户资金共计5900000元,其行为符合盗窃罪的主客观构成件。何述成202034日向绵竹市公安局报案并被受理,经过绵竹市公安局的侦查,查明如下事实:


笫一笔.110万元由仟坤转给何述成后董川浪转首武.首武的卡由仟坤保管,并由仟坤法人赵新强确认首武卡上的钱全部为仟坤公司所有(赵新强在公安局作的笔录上确认)。所以,相当于此款全部回到了仟坤公司。


第二笔180万元从仟坤账户转到何述成账户,又从何述成账户转到仟坤公司法人代表谢世千夫人谭大英的账户。180万元上的借条上写有见附件”的字表明了此款的用途但是公安并没有进一步查明此笔款项的真实用途。

笫三笔.300万元仟坤转到何述成卡上后又由仟坤公司出纳董川浪现取出并用来还了当时仟坤法人谢世千私人借款。在法院从公安调取的谢世千的借条收条为证据。


卸磨杀驴过河折桥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图1)卸磨杀驴过河折桥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图2)卸磨杀驴过河折桥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图3)

公安局查明了590万元资金的最终走向只是简单的认为董川浪没有构成盗窃罪,但是没有为何述成追回这590万元的巨款。并于20214 2 日作出不予立案处理。


在仟坤公司与何述成的590万案民间借贷纠纷案中,该案一审法庭回避公安机关侦查的证据,在未查明案涉590万元的真实走向的情况下,一审法院并没有尊重客观事实于2020年作出20200683民初118号判决何述成因帮公司“过账”背上了590万元的债务


何述成不服一审法院的判决,20209向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进行上诉,二审法庭20213月才由法官开庭审理,二审中何述成请求法庭对公安侦查的证据依法进行公开评析,以便查明590万究仅是由谁在实际控制和支配,进而还本案一个真相。然而,奇怪的是明590万的真实走向很容易通过已有的证据查清,二审法庭却仍然对能够查明590元真实走向的证据视而不见,反而抛开现成的证据去分配所谓的举证责任,并作出“被上诉人主张案涉590万元的转账及取现是上诉人的授权行为,具有高度可能性”并作出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2106民终85号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卸磨杀驴过河折桥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图4)


卸磨杀驴过河折桥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图5)


何述成认为:一审、二审的判决完全违背情理。董川浪是仟坤公司的财务人员,我只是公司的一名员工,为什么要自己背上590万元的巨额债务,然后授权董川浪取现300万元去帮谢世千还借刘恒的款?另外的110万和180万我为什么又要授权董川浪转回仟坤公司?仟坤公司又为什么拒绝出示有能说明借款真实情况的的附件?众所周知,借款的目的是为了控制和使用所借款项,本案的590万元始终由仟坤公司在控制和支配,我何述成作为公司的员工和其他员工(比如廖首武)一样仅仅受公司的安排为公司过账,一、二审法院就按仟坤公司的要求判何述成承担590万债务,这样荒唐的判决是否存在钱财交易就不难而喻了。


目前此案何述成已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希望得到公平、公开、公正的审理。并期待高院公平、公正、公开的判决。